行政复议决定书 兰行复决字 [2017]8号

发布日期:2017-08-15 字号:[ ]

申请人:某厂  

被申请人:兰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所作[2017]5工伤认定决定,于201745日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经审查后于当日予以受理。因情况复杂,不能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行政复议决定依法延期至201774日前作出。审理期间申请人申请中止行政复议,本机关经审查决定自630日起中止行政复议。中止情形消失后,本案于82日起恢复审理。经依法审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兰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2017]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重新作出工伤认定结论,依法认定鲍某在2016413日的受伤不属于工伤。

    申请人称:上述《工伤认定决定书》仅仅只用寥寥五个字“经调查核实”就当然得出“鲍某于2016413日所受事故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之结论,显然不能成立。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既未载明劳动者鲍某的工伤认定申请所依据的事实及相关证据,更未列明其调查核实的经过和依据,显而易见,被申请人所作《工伤认定决定书》违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九条关于“工伤认定决定应当载明下列事项:()受伤部位、事故时间和诊治时间或职业病名称、伤害经过和核实情况、医疗救治的基本情况和诊断结论”之规定,属于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其次,鲍某受伤时已不在申请人单位上班。鲍某发生交通事故后因交通事故赔偿而向申请人单位要求盖章,申请人是出于同情、帮助的角度给鲍某盖了公章,事实上2016413日鲍某发生交通事故时已不在申请人单位上班。退一万步讲,即使鲍某发生交通事故时在申请人单位上班,那么其受伤时间也并非上班时间,受伤地点也不是上、下班途中的合理路线。从事发时间来看,事故发生在早上655分,而申请人单位的上班时间是上午830分,事发时间距离上班时间将近二小时,显然不是上班途中的合理时间。另外,从鲍某的事发路线来看,鲍某受伤地点在兰溪市人民北路金贸商务宾馆门口,从鲍某居住地兰溪市马涧方向到申请人单位的合理路线不可能经过事发地点,应该是路经金角大桥到申请人单位的路线更合理。因此,鲍某受伤地点不是其上班必经之路,也不是上、下班途中的合理路线。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2017]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称:一、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161129日鲍某以“某厂员工鲍某,于20160413655分许,到某厂上班途中,途经兰溪市人民北路金贸商务宾馆门口路段被汽车撞伤。”为由向答复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提供工伤认定申请表、鲍某本人身份证、某厂基本情况、某厂关于鲍某上班途中交通事故证明、兰溪市中医院及金华中心医院病历等相关资料9页、某厂(20153-20164月)工资发放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调解协议复印件各1份。20161129日答复人受理该工伤认定申请,并多次到某厂调查取证,因某厂无人上班无法到用人单位调查取证。2016126日答复人向某厂邮寄送达《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和《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6127日由某厂负责人张志泉签收。某厂未按期提交不认为是工伤的举证材料。答复人对鲍某的工伤认定申请进行调查核实,可以确认:鲍某为某厂制管工,工作时间为常白班,家住:兰溪市马涧镇石一村石渠28号,某厂住所地:兰溪市上华街道马鞍徐村。201604130655分许,鲍某从家骑电动自行车到某厂上班,途经兰溪市人民北路金贸商务宾馆门口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受伤后,鲍某被送到兰溪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多处软组织挫伤,左第689肋骨骨折,右第4肋骨骨皮质凹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鲍某无事故责任。鉴于上述事实,答复人认为鲍某从居住地骑电动自行车到某厂上班,途经合理路线(兰溪市人民北路金贸商务宾馆门口路段)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受伤,符合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情形。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答复人作出认定工伤决定。

二、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20161129日鲍某提交工伤认定申请,答复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之规定对该工伤认定申请进行审核,于当日受理该工伤认定申请并出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2016126日答复人向某厂邮寄送达《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和《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6127日由某厂负责人张志泉签收。某厂未按期提交不认为是工伤的举证材料。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答复人依据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和调查核实情况认为:鲍某在上班途中,合理路线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答复人于20170126日对鲍某情形作出[2017]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2017]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17206日邮寄送达某厂,复议申请人的负责人张志泉于2017207日签收该决定书。

   综上所述,鲍某同志受伤害的情形,符合工伤认定要件,某厂未在《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规定的时限内向答复人提交不认为是工伤的证据材料,现要求答复人撤销 [2017]5号认定工伤决定,显然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答复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2016413655分许,第三人鲍某(家住兰溪市马涧镇石一村石渠28号)骑电动自行车途经兰溪市人民北路金贸商务宾馆门口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受伤后,鲍某被送到兰溪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多处软组织挫伤,左第689肋骨骨折,右第4肋骨骨皮质凹陷。兰溪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第16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鲍某无事故责任。20161129日鲍某以“某厂员工鲍某,于2016413655分许,到某厂上班途中,途经兰溪市人民北路金贸商务宾馆门口路段被汽车撞伤。”为由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书面审查其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病历资料、工资发放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某厂出具的证明等证据材料,被申请人于当日予以受理。其中某厂出具的证明载有“鲍某……2009年至2016年在某厂做水泥制品工作,每月工资以现金发放。于今年413日来厂上班,途中出车祸是实”等内容。2016126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邮寄送达了《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和《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告知申请人如不认为鲍某是工伤的,应于收到通知书15日内举证,以及未按期举证的法律后果。申请人未提出异议、也未按要求提交不认为是工伤的证据材料。被申请人根据鲍某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证据材料和调查核实情况,于2017126日作出[2017]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该决定书中载明了鲍某受伤部位、事故时间和诊治时间或职业病名称、伤害经过和核实情况、医疗救治的基本情况和诊断结论等内容,认定:鲍某与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鲍某于2016413日上班途中,在合理路线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认定鲍某受到的涉案事故伤害是工伤。被申请人于201726日向申请人邮寄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

    以上事实有工伤认定申请表、某厂工商登记基本情况、某厂出具的证明、兰溪市中医院及金华中心医院病历等相关资料9页、某厂(20153-20164月)工资发放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调解协议、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询问笔录、鲍某本人身份证、邮寄凭证等证据为证。

本机关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之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对事故伤害负有调查核实之职责,如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应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本案工伤认定程序中,在申请人收到《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后未提出异议也未按要求举证的情况下,被申请人根据鲍某提供的申请人关于鲍某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的证明、医院病历资料、工资发放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等证据,经调查审核认定鲍某与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且在上班途中遭到本人无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法律规定。被申请人认定的这一事实,已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情形的事实要求,认定工伤的基础事实清楚。申请人在行政复议中主张“鲍某受伤时已不在申请人单位上班”、“即使鲍某发生交通事故时在申请人单位上班,其受伤时间也并非上班时间”,但其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主张的“受伤地点也不是上、下班途中的合理路线”与事实不符,本机关均不予采信。

证明前述应当认定为工伤情形事实的有工伤认定申请表、某厂出具的证明、兰溪市中医院及金华中心医院病历等相关资料、某厂工资发放表(20153-20164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调解协议、某厂基本情况、鲍某本人身份证、邮寄凭证等证据为证,证据充分。

被申请人根据前述查明事实,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认定鲍某受到涉案事故伤害是工伤,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内容适当。

被申请人20161129日收到鲍某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书面审查于当日受理了该工伤认定申请。2016126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邮寄送达了《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和《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被申请人根据鲍某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证据材料和调查核实查明的事实于2017126日作出[2017]5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鲍某涉案事故伤害情形构成工伤,并于201726日向被申请人邮寄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工伤认定程序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工伤认定办法》等法律法规规定。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系按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统一制定的文书格式制作,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应当“载明劳动者鲍某的工伤认定申请所依据的事实及相关证据”、“列明其调查核实的经过和依据”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所作工伤认定决定书违反《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应当载明受伤部位、事故时间和诊治时间或职业病名称、伤害经过和核实情况、医疗救治的基本情况和诊断结论”的主张与事实不符。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涉案工伤认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2017]5号工伤认定决定。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复议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兰溪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